丝瓜app在哪里下载

位于江河市中心地带的幸福小区,是几年前还没轰然倒塌的恒隆地产于2000年开发的住宅楼盘,地理位置优越,绿化环境、楼层距离、房间布局在当时都算得上冒尖的,即使四五年后,售价也不低。

“集团搬迁到江河后,我们咬咬牙从两家老人那搜罗了一部分钱,加上自己的存款交了首付。”周志强在前面带路,笑着说:“九十五个平方,四十万出头,还好买的早,现在都涨到五六十万了。”

“展雄集团不是有内部购房嘛。”周冲随口道:“听说售价比外面要低很多……”

“咳咳。”冯一鸣瞪了这厮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万全地产在江河市拿了几块地准备开发小区,作为集团长期福利对内售卖,但是到目前为止也就完成一个小区,房子全被去年的百人计划、万人计划引进的人才拿走了,就连周志强这种双职工、资历老的中层骨干都没捞到手。

推开门,三个人规规矩矩的向两位老师问好,周老师笑着指指厨房,说:“你冯一鸣的厨艺在市一中也是赫赫有名的,等下品鉴品鉴给你嫂子挑挑毛病。”

周志强虽然和冯一鸣一直保持联络,但因为工作繁忙很少回青萍,后来搬迁回省,冯家又迁往新闸,倒是不知道这方面的传闻,“冯一鸣会做菜?还挺有名的?”

周老师和柳老师都忍不住笑出声了,自从几年前有个碎嘴的家伙把冯家年夜饭都是儿子主厨的事儿漏出来后,市一中里的老师常常拿这事和冯母开玩笑,冯母教学严谨、学术水平也不低,手下带出来的好学生数不胜数,唯独厨艺一直只保持在吃不死人的水平线上。

听了边上周冲、于飞的笑谈,周志强啧啧赞叹,起哄要冯一鸣露两手,还是周老师笑骂了几句拦了下来。

几个人坐定后,冯一鸣转头四顾,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一个大厅再加上厨卫,中规中矩,但采光效果不错,也挺敞亮。

于飞看了会儿唉声叹气道:“现在江河市房价蹭蹭往上涨,这样的一套房子估计等我毕业,起码得六十多万……”

周冲突然转头说:“说起来还是青萍的房价低,也不知道能不能影响到江河……”

滚蛋,真以为我是铁打的?就算是铁打的也遭不住那么多利益相关人士的压力,冯一鸣眼皮子都没抬,冷笑道:“这几年还算好的了,再往后为了套房子,跳楼的心都有了。”

贻笑大方绝色佳人笑起来好迷人

“是啊。”于飞叹道:“就算家里交了首付,还贷款得还一辈子……”

“还真以为我耳朵聋了,眼睛瞎了?”周志强嗤之以鼻,转头笑着问:“爸,过年这段时间没听到市一中校园里的流言?”

“当然听到了,都说于飞、周冲你们俩赚了大钱。”周老师笑吟吟道:“有说是几千万的,也有说是几个亿的……”

周冲和于飞纷纷摇头否认,于飞苦笑道:“IT公司的股份看起来好看,但实际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破产,等到能兑现的那天,鬼知道有几个仨瓜俩枣的。”

周老师对此一窍不通,却皱眉问儿子,“我记得去年末,你同事过来玩说起这事,周冲他们那个公司和你们展雄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冯一鸣插嘴道:“展雄旗下有家影视投资公司,里面有个大美女是周冲女朋友……哎,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周老师您甭跟我家里提这事。”周冲作揖道:“她比我大好几岁,我一直没敢提……”

“女大三抱金砖嘛。”

“呃……不止三岁呢。”于飞不动声色的说:“让周冲穿校服,让方瑜打扮成熟点,都够得上叫声阿姨了……哎呦!”

周冲不肯罢休又踹了脚,“早就看透你了,用老冯的话说就是,羡慕嫉妒恨!”

“你们仨啊,从小就淘,是校园里的混世魔王,我现在还记得那一年,我晒在楼下的棉絮被你们弄到五楼,撕成一条条的往下扬,说是没见过漫天飞舞的大雪,想模拟一下……”周老师笑着戳伤疤,把当年的破事一件件拿出来说,说的仨无地自容,说的正在端菜上桌的周志强、谷语蓉笑得直弯腰。

等大家坐定,周冲从带来的礼品中掏出一瓶酒,笑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汾酒,窖藏三十年,收藏十五年,老冯小气巴拉的还不愿意……”

“你丫的会不会说人话!”冯一鸣扬扬筷子,“这酒年份太久,没新酒冲一冲,喝着容易上头……”

“那就不劳您烦心了。”周冲变戏法似的又掏出两瓶新买的汾酒来,和于飞调了一下才拿上桌,“周老师您喝喝看,如果喜欢回头再送几瓶过来,反正都是老冯的,我也不心疼。”

周老师笑吟吟抿了口,赞道:“还真挺不错的,志强这个儿子这几年也没弄几瓶好酒孝敬我,还不如周冲你呢。”

“您这年龄喝点黄酒养养生,喝什么白酒啊!”周志强嘀咕了句,周老师是返聘回市一中上了五年课才正式退休的,今年已经六十出头了。

“哎,我想起来了,你们仨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的。”周老师突然问:“怎么你们俩赚了大钱,没冯一鸣的份啊?”

“噗呲!”一口酒在嘴里的周志强好悬没喷出来,涨红着脸冲冯一鸣使了个手势,“我爸问你话呢,你解释解释……”

周冲看看冯一鸣的眼色,解释道:“咱仨都在大学城里,怎么可能没老冯的份,只不过我和于飞是出头的,他小子躲在水面下拿大头呢。”

周老师眨眨眼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但也不太好问的太清楚,正好儿媳妇端着最后盘红烧牛排上了桌,他伸着筷子指指冯一鸣,“我听你爸爸说了好几次了,你烧的红烧牛排是一绝,来尝尝看,给点意见。”

冯一鸣笑着夹了一块放进嘴,半响后冲着敬爱的周老师挤出一张笑脸,“嫂子是第一次烧这道菜吧?”

“是第一次,不过是志强的手艺。”周老师夹了筷其他的菜放进碗,“我这把年纪了,牙齿不好,所以才让你点评点评嘛。”

耐不住性子也夹了块塞进嘴的周冲嚼着牛肉嚼了半天,听到这话才反应过来一口吐掉,揉着腮帮子小声嘀咕,“我都嚼得脸上肌肉都发酸了,也没嚼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