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ios下载安装

经过一阵兵荒马乱,肖柔柔总算是再次坐上了位置,而他们三个正好在一排,肖柔柔坐在最里面,中间是薛佳宁,最边上是是许贤,他这个位置最不好,半夜打盹的时候都要注意下,不要稍微动作大点,人都滚下座位。

肖柔柔归置好包之后,就把自己身上棉大衣脱了下来,当然里面她还穿了一件赵盼弟亲手做的紧身棉袄,虽然不算太厚,可由于紧身的关系,真的蛮热乎的,要不然肖柔柔也不敢把棉大衣给脱了下来。

“柔柔,你觉得热?”薛佳宁看到肖柔柔刚坐下来就把大衣给脱了,很是惊讶,虽然车里是比外面热乎点,但是等火车开起来,会有风在车里转来转去的。

“不热。”肖柔柔把大衣的大部分搭在自己身上,然后一些搭在薛佳宁的身上,“身上不盖点东西,很容易着凉。”哪怕身上穿的再多,睡觉的时候上面没有点东西压着,一觉醒来,绝对会觉得凉飕飕的。

许贤看着肖柔柔的动作,也从他包里掏出一件大衣,盖在自己身上,还有一小半盖在薛佳宁的身上,“正好。”

正好啥啊,薛佳宁看着盖在自己身上大衣中间有点空隙,有点不满,可没有办法,谁让她没有做好准备,特别是许贤一个大男人竟然会考虑到这么都,让薛佳宁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记得带这个,也太过分了吧。”

得,某人迁怒了,肖柔柔心里默默的为许贤祈祷,怎么会遇上这么一个野蛮邻居,不过平时看着薛佳宁虽然有点小脾气,可总体来说真的是一个讲道理的女孩子,从来不会这么迁怒,难道他们是一对欢喜冤家?也是。许贤应该是谦让,不光光是担心薛佳宁向他爸妈告状的关系,都上大学的男孩子了,特别是经历过叛逆期的孩子。怎么会事事都顺着父母的意思来?

肖柔柔心想不会许贤喜欢薛佳宁吧,想到这里肖柔柔看向在吵闹的一对情侣,可肖柔柔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许贤看向薛佳宁的眼神里有啥**的眼色来?难道是咱的功力退步了?不对,刚刚咱还发现了詹静的爱慕者,看样子是某人隐藏的太深了。

詹静提着行李跟在孟建钢的后面,看着他执意要找到肖柔柔的位置,就满心的不满,明明人家当初买票的时候都没有说一起买,就摆明了不想坐一起,可某人还偏偏要坐在一起。想想就生气。

孟建钢扭头看到詹静不乐意的表情,也有点生气,“如果你不想坐这里,你可以回去。又不是么有人帮你看守行李。”又不是咱强迫詹静你换座位,干吗摆出这张脸来。让孟建钢是各种不爽。

詹静看着脸色不对的孟建钢,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担心我们会换不到位置。”詹静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一定换不到位置。

可惜老天爷没有站在她这边,没有多久孟建钢就换到了位置,而且位置还挺好的,和肖柔柔他们的位置就隔了一条走廊。

俏丽毛衣妹纸逆光个人写真摄影

许贤揣着两个盐水瓶回到位置上。就发现两个本来不该在这里出现的身影,“孟建钢,你们。。。”许贤虽然之前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可也知道孟建钢绝对不是坐这里的,再看看边上撅着嘴的詹静,许贤明白过来了。合着某人是换了张位置。老实说许贤真的搞不懂,明明肖柔柔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孟建钢有任何好感的样子来,怎么孟建钢愣是围着肖柔柔转,难道是他人太贱的关系?

肖柔柔听到许贤的声音,依稀听到孟建钢的名字。心想不会某人也坐了过来吧,她睁开眼睛一看,还真是。

“追的够紧的,边上的那位都可以用眼神杀死你了。”薛佳宁睁开眼睛扫了一下,发现对面的情况,低声对着肖柔柔道,“多亏我们坐的是夜班车,睡一觉醒来就到家了。”如果是白天的话,总不能一直闭着眼睛睡觉吧。

肖柔柔深有同感,“灌到热水了吗?”两个空的盐水瓶是肖柔柔从学校医护室哪里拿来的,这东西可是大家的最爱,特别是冬天的时候被窝里放上两个,被子里可是会暖和不少,本来这次回来,肖柔柔不准备带的,可想想夜里会冷,哪怕身上盖着棉大衣,可脚部还是挺冷的,到时候把盐水瓶往肚子上一放,也能缓解不少寒气。

许贤从自己的大衣里掏出两个盐水瓶递给肖柔柔和薛佳宁,“谢谢。”薛佳宁接过盐水瓶打了个哈欠,“我先睡了,许贤你注意点行李。”虽然身份证还有钱等东西都是随身带的,或者说就放在她和肖柔柔中间的地方,这样就算有小偷,这个地方他也很难得手。

“到了两点记得喊我。”肖柔柔不可能让许贤一个人坚持到底,三个人就分工好如何看守行李,一路上有好几站下车,万一有人下车的时候拿行李的时候顺手把咱的行李拿走了,真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其他时候倒是蛮安全的。

“好。”许贤本来想说中间那个点是最累的,不过肖柔柔说她下午睡了一觉,精神不错,许贤也就不坚持了,因为薛佳宁的情况更糟糕,让她半夜起来,绝对要人命。

“你们三个轮流看守行李,算上我们吧。”孟建钢本来挺失望肖柔柔竟然准备睡觉,他大费周章的换位置有屁个用处,看肖柔柔的睡颜?开玩笑了,睡觉的样子有啥好看的,特别是刚睡醒的时候头发蓬松着,脸么肿的,还有眼屎,弄不好还有口水存在,总之孟建钢可不乐意看到睡颜,他要的是肖柔柔对他印象的转变。

这些日子孟建钢一直想过为何柔柔会对他的态度有这么大的变化,他想来想去总结了一点就是肖柔柔和白晓梅的关系不好,可偏偏自家妈妈为了白晓梅时不时给的一点旧衣服就拍她马屁,这当然让肖柔柔不满了,换成是他,他也不会开心,哪有当婆婆的对着媳妇的仇人卑躬屈膝的,孟建钢越发觉得白晓梅那个人就是一个霉星,从自己这里知道大学报道需要的资料之后,就一脚把自己踢开,还柔柔舅舅家闹事,柔柔一定把这笔帐算在了自己头上。

看样子要离白晓梅远远的,孟建钢心里暗自发誓,可问题是事情都已经造成了,如果再不让肖柔柔对自己的影响有所改变,孟建钢真的担心肖柔柔会投入他人怀抱,到时候自己才是最苦逼的,就在孟建钢想着如何和肖柔柔搞好关系的时候,听到他们三个在商量如何看守行李,孟建钢顿时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

啥,孟建钢也要加入进来?肖柔柔当然是没有意见了,多个人进来,大家就能多睡半个多小时,“好,麻烦建钢了。”肖柔柔笑眯眯的说道。

笑的那么色,就和她那个继母一样,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狐狸精。詹静看到肖柔柔冲着孟建钢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恨不得冲上去把肖柔柔的脸给撕烂了,看她以后还敢勾引男人不。

多个人来帮忙看守行李,许贤当然交好了,“要不然肖柔柔你第一个?”半夜的班当然是男生来

“不用,许贤你第一个,然后是孟建钢,我第三,然后是薛佳宁如何?”肖柔柔心里把这次回去坐的火车时间一算,就把每人看守的时间算了出来,至于满心不乐意的詹静,不好意思,肖柔柔没有算她的份,就算她愿意,肖柔柔也不敢啊,万一这个家伙看到别人拿咱的行李都不啃声,哭的只会是咱自己,所以还是算了。

“好。”薛佳宁无所谓,反正自己都是最后一个,还能多睡一会,不过为何没有詹静啊,薛佳宁心想自己都要起来守着行李,怎么她却不需要,薛佳宁刚想开口问,发现自己的肉给肖柔柔拧了一记,知道她不想让自己说啥,就没有啃声。

孟建钢本来想让詹静也帮忙看着行李的,可肖柔柔没有提,詹静也没有啃声,他也就没有提。

许贤嘴巴动了动,最后也没有啃声,得,既然詹静没有提出看守行李一事,那咱也没有必要帮忙看着,从她到了火车站之后,一副好像欠了她不少钱的样子,让许贤心里大为不满。

詹静心想自己干吗要提出来看行李,反正大家都是认识的,帮忙看守一二不就成了,她乐得轻松。

“到时候你不要去关注她的包,有人拿她的包,你就当不知道。”肖柔柔可是注意到詹静的包就放在架子上面,包还鼓鼓的,心想某人不可能一路上熬夜守包吧,她不会以为咱就是一个好人,会帮忙看包吧,可惜咱不是活雷锋。

“明白。”薛佳宁就知道某人偷懒而肖柔柔和许贤没有意见,一定有他们的看法,“如果包真的给拿了,一定很好笑。”薛佳宁都万分期待起某人包包给偷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