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app下载破解版最新

安顺衙门。

幕怜香自从刘翠莲来府里说过沈志凡的事情以后,就上了心,这几日总是催促着自家老爷。

范正明这几日也是心里烦的不得了,这该死的薛博有打发人给他送来了书信,催促着购粮的事情。

这夫人又逼迫他去找林书正,这内外夹击,整的他是焦头烂额。

这早上刚吃罢饭,他见夫人又在叨叨这事,心知夫人身子不好也不好惹她生闷气,就好言劝着,“夫人,我知道了,刚才我已经安排贵子去赶马车了,我今儿就去青田镇找林老先生,这事由我办,你就别牵挂了。”

听到自家老爷的承诺,幕怜香郁闷的脸色立即转了过来,她笑盈盈的说着,“那就多谢老爷了,这事成了,我哥也会谢你的,你当我为啥要操着闲心,那沈志凡可是我娘的救命恩人呢。”

哎,范正明,心里却是叹了口气,你们都是面上做好人,却要我去受那窝囊气,那林书正极其清高,要想说服他,谈何容易啊。

范正明坐着马车在午时前赶到青山书院,问了书院的人才知道林书正今儿沐休,听说是去了花溪女儿家。

范正明没找到人没多少失望,心里竟然还有一丝窃喜,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去趟花溪了。

小壮这小子也是走了狗屎运,自从来到衙门,就被范正明带着出入各种场合,也学了不少本事,听说要去花溪,他自高奋勇的要赶马车。

贵子知道如今这小子是老爷面前的红人,自然也不敢得罪,恭敬的把马鞭交给了他,“小壮哥,你慢些赶,瞧着这乡里的路有些不好走。”

“嗯,贵子哥,我和你说过好多次了,你比我还大一岁呢就别再叫我哥了,听着还怪别扭的。”小壮摸着自个的脸,感觉贵子叫的他脸有些发烫。

姑娘是要铲雪吗?

“没事,在外面都是这样的,明瞧着人家比咱大的,你也要挤着眼叫哥,这就是规矩!”贵子诚心的和小壮说着,“要不然,人家会以为你小瞧他!不知影的就把人给得罪了。”

虽然心里不认同贵子说的话,可是憨厚的小壮还是满脸的感激,“我就是个乡下穷小子啥也不懂,谢谢贵子哥和我说这些。”

贵子一路说着话,小壮心不在焉的听着,不时的接上一句,已经好些日子没回过花溪了,心里也是一片欣喜,原本和奎子日夜在一块,还真是想他。

到了花溪村子,范正明瞧着眼前破败的屋子,知道老百姓过的不容易,心里对薛博的做法更加痛恨,这不是要雪上加霜吗?

小壮把马车赶到叶家老宅,忍着心里的焦急,他恭敬的把范正明请下马车,“老爷,已经到了叶家了,请你下车吧。”

“嗯,这屋子倒是还不错,这丫头的本事可真是不一般!”范正明望着叶家老宅后面新起了一大片的屋子,赞不绝口。

欢儿正和村里的几个孩子在门外玩耍,见到了范正明,就用脏兮兮的手抓起裙子,拖着瘸腿往范正明身边赶来。

她到范正明的身前,用手揪着他的衣袍,挤着浑浊的眼泪,哀声说着,“老爷,你可回来了,大小姐要找你呢,那些贱人要害我们!”

正要进门的范正明被这老婆子吓了一跳。

小壮见这疯婆子惊了范老爷,就上前要把她拉开,“你这疯婆子,快去给那些孩子们玩耍吧,我们找大小姐有事!”

“呸!少来唬我,你就是个坏胚子,好好的不做活,这几日出府干啥坏事了?”欢儿还没到完全傻的程度,她也知道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小壮了,就认为他是偷懒不干活。

她立即松开了范正明把注意力放在小壮的身上,用手拉着小壮的衣襟,“你个混账,跟我去见大小姐去让她来评这个理!”

范正明皱起眉头不知叶家咋会有个疯婆子。

小壮被欢儿扯着,还没忘自个的责任,“贵子哥,你把老爷带进去吧,家里总有人的!”

范正明回头又望了欢儿一眼,就进了叶家的前院,正好就瞅见林书正趴在一个破房子门口,在瞅着啥东西。

原来,林书正知道叶婉馨竟然养了一群野猪,心里一直纳闷,那些充满野性的畜生咋能养熟,上次来时正好宏儿摔断了腿,也没顾得上瞧。

这次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正在仔细的瞧着叶家的西厢被该做了猪圈,里面有十几头活蹦乱跳的小猪,小野猪到底和家猪有些不同,那些吃饱的家猪安稳的睡在圈里的一个角落。

这些身上长满黑白花的小野猪却在圈里欢快的奔跑。

“林老先生,你这么专心的在瞅啥呀?”范正明好奇的问着,正弓着身子的林书正。

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惊了一跳,林书正急忙转过身子,见是范正明来了,不禁有些愕然,“你,范老爷,你今儿咋到了这里?”

“林老不用惊慌,我原本去青山书院找你,人家说你来了花溪,我早想来叶家瞧瞧了,今儿正好两件事当做一件办了!”范正明一脸和气,又想到他刚才那样入神的瞅着,也对里边的东西充满了好奇。

“林老你在瞅啥?”

“哦,嗨,这还不是馨儿那鬼丫头弄的怪事,她们竟然把山里的野猪逮回家养着,我就来瞧个稀罕!”林书正说起自个的外孙女也是一脸的无奈,“哎,那丫头就爱折腾这些古怪玩意,这性子也不知随了谁!”

“林老,你可别这样说,我瞧着倒是蛮好的,要是咱安顺能出十几个这样的人,我们可就不用瞅着饿肚子了!”范正明也瞧着猪圈里的小野猪,一脸深意的说着。

“走吧,范老爷,这味道实在有些不好闻,咱去后院里坐吧!”林书正刚才是满心的瞧稀罕,也没感觉这刺鼻的异味,这会身旁站着县太爷,他心里就有些忐忑了。

“好,林老请!”范正明有礼的让这林书正,不管咋说,这老头子的学问还是不错的,应该受到尊重。

进了后院,他稀罕的瞧着院子里正忙碌的洗着黑果子的这些妇人们,不禁有些迷茫,他惊异的问着,“林老,她们咋洗了恁多的野果子呀?这担心吃不完不就坏掉了?”

“哎,你可不懂了,这葡萄我们馨丫头要用来酿酒的,怎会让它坏掉!”这春花虽然好说话,这回倒是没有发晕,说话也算客气。

林书正怕她们这帮子婆娘说了不好的话,再惊了范正明,就板着脸,“你们都仔细的做活吧,我和范老爷到屋子里说话!”

“无妨,我今儿可是便服出行,也就是小百姓一个,大伙不用拘束,有啥话可以随便说!”范正明一脸的笑意。

杨红英听见了他的声音,就记起在衙门里挨的板子,她屁股在木凳上就有些坐不住,又不敢抬头,手里的那串葡萄已经被她洗的成了光杆子,还在用力的洗着。

春花见这人倒是个好脾气,就想和他打趣,“老爷,你就不怕我们这些婆娘乱说话,你不知道,这村里的老婆娘可是啥话都能说出口的,只怕羞的你站不稳了!”

然后她冲着那群婆娘们挤着眼,“姐妹们,你给这个大哥说一段荤的,咱们昨夜熬了大半夜,听了这笑话也好给大伙醒醒困!要不我先给你们带个头,说段老公公夜半爬床的事!这……”

林书正老脸一红,赶紧制止她没说完的话,“你个没有妇德的媳妇子,这是安顺堂堂的县太爷,你咋满嘴说混话!”

“啊,县太爷,哎呦,我的个亲娘呀,这哪个混账说的,来了县太爷也没人言语一声!想要吓死人咋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春花一惊一乍的说着,她想到杨红英去过衙门,肯定认识县太爷就想向她求证。

当她瞧着杨红英的脑袋已经缩到了裤裆里,知道林老头说的是真的,立即吓的俩腿发软,“哎呀,我的个亲娘呀,馨丫头,你在哪儿?我惹祸了!”想到杨红英在衙门里挨的板子,还有那个吴大赖如今还在衙门的大牢里关着,她不由得魂飞魄散,哆嗦着身子就往大屋里跑。

“馨丫头,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