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无限看官方下载

   祁战见这女子十分缠人,可他真的没心情开车,他只想再多陪王丰收一会儿。王丰收的心跳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他死前这段时间,他根本不想动弹。

   “娇娇要回家,让开,把车挪开。”

   祁战不胜其烦,可他又不能对妇孺动气,只得撒谎道:“车坏了,走不了了。”

   娇娇哦了一声,又看了看祁战和王丰收,这才拍了拍自己牛车后的木头板子道:“要下雨了,要下大雨了,你抱着的哥哥是不是生病了,一动也不动的。要是淋了雨,是会死人的。你们的车坏了,就坐娇娇的牛车走嘛。你们这车子就丢在这里,雨停了再找人来的推。”

   “不用了,你自己绕路走吧。”

   “淋雨真的不好的。宗爸爸说,要是娇娇知道要下雨还不躲雨,就成了真傻子了。他就要拿手术刀把我脑袋切开,给我补补脑子。我怕疼,所以一直很乖,一看到天暗下来了,就立马回家。伯伯,你也要听话啊,带着这生病的哥哥坐我的牛车,去我家避避雨啊。”

   祁战拒绝的话在唇间打了个转,又掐住了。

   “宗爸爸会拿手术刀切开人的脑袋补脑子?你的宗爸爸叫什么名字?”

   祁战的声音有些发颤,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冷到了。

   “宗爸爸就是宗爸爸。”

   “别人也叫他宗爸爸?”

   “不,不是,只有娇娇叫宗爸爸,别人叫他宗缜医生或者宗教授。”

   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

   宗缜!

   祁战抱着王丰收一跃而起,直接落到了娇娇后头的板车上,牛和娇娇都被吓了一跳,娇娇一尖叫,牛就开始疯了似的向旁边冲。

   轰隆隆,天空上响雷阵阵,闪电滋滋的划过长空,把天空短暂的分割开了。

   雨点啪啪的打了下来。

   娇娇死命令拿杆子打牛的屁股,叫它慢一点。

   牛被打得痛了,跑得更疯了。

   娇娇吓得直哭,不住地喊宗爸爸,“救命,救命,宗爸爸救命,牛疯了,不听使唤了。”

   牛跑得超级快,转眼前就跑到了一座小村子前面,听到娇娇的哭喊声音,一个背着医药箱子的男人立刻加快速度往这边跑,他跑过来之后,直接伸出唯一的手猛地抱住了牛的头,牛把他顶出一截之后,他才使出下坠的力量,硬生生把牛拦停了下来。

   又过了一小会儿,牛才慢慢地安静下来,宗缜缓缓放开手,不停地抹着额头上的汗水。

   娇娇一副知道自己做了错事的模样,半句话也不敢说,低眉顺眼的。

   宗缜正要教训余娇娇,冷不丁的往后一看,就看到了祁战,他立马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试探地叫道:“姑父?”

   祁战抱着王丰收从板车上跳了下来,“宗缜,你会开脑手术,会不会开胸手术?”

   “会倒是会的,怎么了?”

   祁战眼前一亮,神情变得十分激动。

   “那就好,这孩子快没气儿了,你切开他的胸看看,看他还有没有救?”

   宗缜却冷冷地看着祁战,没有接手打算。

   “你让我姑姑变成宗家的笑话,然后一走了之,你这么紧张这个年轻人,他是你儿子?是你跟外头的哪个女人生的儿子?你当不起我一声姑父的称呼,宗家人早就已经决定了,再见到你一定要替姑姑讨个说法。

   你觉得,我会出手帮你和外人生的儿子么?”

   祁战急了,王丰收已经快咽气了,可看宗缜的样子,他要是解释不清楚,宗缜宁愿看着王丰收死在面前,也绝不会出手。

   他只能简短的解释了一下。

   “我祁战除了宗小玉之外,再没有过其他女人。我当年离开,是有别的原因。他也不是我的儿子,他是我老朋友的孙子。”

   老朋友?

   “哪个老朋友?”

   “京城的老朋友,宗缜,他确实不是我儿子。我欠了他家的人情,我离开你姑姑,也是为了偿还这债,你救活他,我去向你姑姑解释。你们宗家人如何处置我,我都绝无二话,这样行不行?”祁战直视着宗缜,眼神里透露着真诚和渴望。

   宗缜伸手,接过王丰收,迅速的往村头的一家民居中走。

   如果是周家的孩子,谁都有责任救活他。那个老人,可是活在人民心中的神。

   宗缜叫宗一刀,除了刀快之外,手术刀也很快。他忙活的时候,余娇娇就烧水,祁战站一边协助。

   王丰收早已经失去了知觉,脸色惨白如纸,手脚冰凉,呼吸渐无,心脏也已经快要停止跳动了。

   宗缜脸色难看地问:“他之前为什么没有做开胸手术?”

   祁战叹了口气,回答道:“医院的医生会诊后说,开胸手术的存活率也不高,这孩子,他想完完整整的,不缺件少零的葬到他心上人的家乡。他在藏边长大,相信人的灵魂会有轮回,他怕开了胸,这丢了点零件,灵魂也不完整,所以在送医院昏迷前就说过,不能切开他。

   医生认为,切开成功机会也不大,他又有不开刀的强烈意愿,所以就只能保守治疗。”

   “那些医生说得也没错,当时他开不开刀,活的机会都不大。所以,现在,他活的可能性更小了。我也没什么把握,他有可能会死在手术过程之中。我把丑话就先说前面,我尽力,如果他死了,那也不是我的本意。你不能迁怒宗家人。”

   宗缜一边拿手术刀在王丰收肋骨侧面比划,一边说。

   祁战点头,现在的情况,本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他已经没有过多的奢望了。

   “我这儿麻醉药的剂量不够,开胸手术常人忍受不了,这个人的意志力怎样?如果扛不过痛,半道上晕厥,机体无法恢复呼吸,一样会死人。”

   祁战见宗缜絮絮叨叨的,诸多顾虑,时间就这么被浪费了,就有些上火了。

   “我说了,生是他的幸运,死也是他的命运,我不怪你,不怪宗家人。如果他不幸死了,我一定会为他报这仇,报完仇之后,我会自己去跟你姑姑解释,求她原谅我。她就是要剐我,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这下总可以了吧?

   你赶紧的下刀吧!”

   “你着什么急啊?我已经给他打了强心针,一时半会吊着咽不了气的。要手术需要术前准备,我这手术刀倒是消过毒的,可是那磨刀和剪子有几天没用过了,得重新消毒,这都需要时间。你没看到娇娇起了火烧上水了又跑里屋去搬东西去了吗?

   她是去拿酒精去了,我需要把所有器具都消完毒才能动手,不然我先把他割开了,然后晾在这儿,慢慢的再消毒剩下的器具,行不行?”

   “其实,你有把握能救活他,对不对?不然,你不可能如此镇定。”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