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影院adcapp下载

温子洛转头看向无霜,只见她浑身都是鲜血,整个人倒在地上,即便是很努力,可仍旧是站不起来。印象中的无霜油嘴滑舌,桀骜不羁,专门爱调侃逗乐,何曾这般狼狈过。而李辄在月光下投下的影子已经慢慢覆盖上无霜的身躯,那柄带血的长枪更是一点点儿的逼近。

她不能让无霜有事!

温子洛瞬间做了决定,松开自己紧握成拳的双手,朝独孤西谟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使劲儿的扳下独孤西谟捂着自己的手道:“我求你。这一次是我温子洛欠你独孤西谟一个恩情,他日必定还你!”

独孤西谟紧紧的盯着温子洛,待听完她这句话后,却是薄唇一勾,略带嘲讽的转头看向无霜和李辄。从认识温子洛开始,温子洛欠他的又何止这一个恩情。可是这兜兜转转,在温子洛眼中仿佛始终是他欠她太多一般。那般的委屈,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即便他明明并没有欠她什么,最后却因为她的一滴泪他也认同了他的确欠了她许多的这个并不存在的事实。

独孤西谟朝空中忽的打了一个响指,而那边李辄也已全然靠近了无霜,懒洋洋的举起了长枪,故意将动作放的很慢很慢。他可很是享受这杀人的过程呢,特别是那些人死前最后挣扎时那几秒的表情,这样的感觉让他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那是独属于一个强者的成功感。

无霜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可无论怎样努力都是徒劳。看着近在眼前的李辄,无霜反倒是放弃了最后的挣扎。若她逃过了此劫,他日必定不会放过李辄。而如果她来人世一遭真的就这样结束了,那她即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李辄。谁让他在她什么任务都还没有完成时就将她杀死了,让她再也无法见到哥哥了!

无霜拼命的瞪大双眼看向李辄,他一定要看清楚一定要记住李辄此时狰狞的表情。反正死在她手中的人命也不少,死亡她见过太多次了,只是没想到最后她却是要见证自己被别人杀死。或许这也是一个杀手的悲哀,不是对方被自己杀死,便是自己被对方杀死,终究是逃不了一个死字。

“别害怕,你只是先走一步而已。过不了多久我就送温子洛来见你,让你们主仆二人共赴黄泉路!哈哈哈……”李辄高高的举起长枪,准确无比的朝无霜的心脏毫不犹豫的刺去。

“不要!”温子洛紧紧捂着胸口看着这一切,拼命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唤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无霜竟然也成为了她想要保住的人,明明除了独孤汐和绿琼,他人的生死都与她无关的!

狂风吹过,扬起阵阵黄沙漫天肆虐。

一道劲黑的身影如鬼魅又如闪电一般出现,一把夺过那柄要命的长枪。

“谁!”李辄将自己的长枪竟然在一瞬之间被人夺去,顿时心生不妙,防备的连连朝后退了几步。

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

无霜看向来人,眸中闪过欣喜,即便他蒙了面,她也一眼认出了他是风干陌!

风干陌此人武功极高,在江湖上亦是闻名久远,虽然李辄武功也高,可究竟二人的武功谁比谁更高,这一直都是未知数。毕竟李辄在江湖上的知名度远远不及风干陌。

李辄警惕的看向来人,喝道:“你是谁,报上名来!竟然敢坏本公子的好事,难道你不怕死么!”

“哼!李辄,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你别自持你武功甚高,在风——”

风干陌转身看向无霜,只一扬手几块石头分别朝无霜的几个穴道打去。只一瞬间无霜哑穴被封,再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来,而身上的几个大穴道被封,左肩上的血也被止住了。风干陌这是分明不想让她在说话,许是怕她在李辄面前暴露出了他的身份,若不然风干陌也不会蒙面了。毕竟众人都知道风干陌是独孤西谟的属下,若是让李辄知晓了,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风波来。

李辄见自己失手没有杀死无霜,反倒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还让无霜有了机会敢这样趾高气扬的对自己说话,恼怒道:“还本公子长枪并立即消失,本公子绕你一命!”

风干陌毫不在意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夺过来的长枪,随手一掷将长枪扔回给李辄。

李辄伸手接住,得意一笑,果然是个胆小的。不过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么早就投降了。不过但凡冒犯过他的人,他从来不会再让这个人活着。

李辄看向风干陌冷冷一笑,随即以迅雷不掩耳之势执起长枪朝风干陌刺去。

然风干陌平静的看着李辄纹丝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而李辄手中的长枪忽然如细沙一般顷刻间散落消失不见,无霜看着这一幕,即便是见过不少高手过招也不禁看傻了眼。

李辄更是急急地收了发散出来的内力收了脚步,定定看向自己空空如也的左手,那长枪竟然就这样变成了细沙消失不见,这分明是被内力震碎的!

李辄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风干陌,一定是刚才他将长枪还给他的时候便已将长枪用内力给震碎了,世间竟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即便是他,也只怕是要拼尽了全身内力才有可能将这长枪震成粉碎!

风干陌一脸肃杀的看向李辄,手掌运力,迅速的朝李辄打去。

李辄心知面前的这个男子武功高深,只这深厚的内力便已在自己之上,若是与他硬站定是自己吃亏。

李辄冷哼一声,飞身躲过风干陌的进击。想他李辄什么时候遇到过对手,更遑论是遇到比自己武功更高的人。即便是那曾纵横沙场的陆成,在武功上也是远远不及他的!

李辄一手紧握,发出咔擦的声音。

“今日本公子还有急事就不再与你纠缠,饶了那贱婢一命!若是有下一次,本公子定不会饶你!”李辄说罢,冷傲的看了两人一眼,踏着轻功快速离去。他回去后一定要查出这个武功比自己高的人是谁!他决不允许他的存在,只是可恨那人蒙了面,连话都没有说一句,他要怎么才能查的出来!

风干陌见李辄逃跑也没有丝毫要去追的意思,这才屏气收了内力。刚才将那个长枪震碎,足足用了他九成的内力,而他只是假装着没让李辄看出来他其实很费力而已。他用这样的虚张声势的方法只是想要快点儿将李辄给吓走,毕竟他的武功比李辄也好不了多少,若是他和李辄交战,定是场恶战,指不定要斗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而无霜受重伤太重,必须得快点儿医治才行。

风干陌微微皱眉看向无霜,又连点了无霜好几个穴道,这才彻底的止了她的血。从怀中拿出药瓶,风干陌毫不犹豫的将药粉洒在无霜的伤口上,再撕下自己的衣襟包裹好。

无霜缓了好一会儿,才艰难道:“你刚才把那个狗屁李辄给吓跑了,看得我真……真爽!你就不能轻点儿么,我好歹也是个女的!”无霜皱着眉头不满道,风干陌这个大男人的手脚也忒重了点儿,虽不说怜香惜玉,可她到底也是个女的啊。

“喂,话说你的武功怎么长进了这么多,我刚才差点儿都以为你要修炼成神了。”

“废话那么多,你就不担心的左手以后会废掉?”风干陌专注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眼也不抬的说道。李辄这一枪下的极狠,生生将无霜的整个琵琶骨穿透,但万幸的是并没有伤到经脉和重要的穴位。

“哎,废了就废了吧,反正有美男相陪,死了也要做个风流鬼。”无霜自嘲的说道,额头上冷汗却不断流下。整个人越发的恍恍惚惚起来,神智不甚清明。

“无霜!”独孤西谟在确定李辄走远不会再回来后才放开温子洛。

而温子洛一得到自由便急急地朝无霜跑去。可沙地上高低不一,温子洛一急,反倒是自己狠狠地摔了一跤。她没想到独孤西谟这次竟然是和风干陌一起来的。风干陌是独孤西谟的得力干将,可并不是随时跟在独孤西谟身边保护,相反而是四处走动替独孤西谟办事,待在独孤西谟身边的时间甚少。

但这次溯源之行风干陌跟着独孤西谟一起来,说明了独孤西谟在边国一定会有大动作。是替二王子蒙泰夺得边国王位么?

温子洛冷冷一笑,迅速的爬起来,继续朝无霜跑去。

独孤西谟默默的跟在温子洛身后,其实他并不想温子洛知道风干陌与他一起来了,可刚才她求他了,而他也不能让无霜有事。

李辄此人高傲在后面说不定会有大用处,而他现在也不能和李辄有正面的冲突,所以他刚才不能出手亲自去救无霜,只能是风干陌蒙面出现。

“无霜,你怎么样了!”温子洛扑到无霜身边,急急扶住她,然一抬头便看见风干陌那张近在眼前的脸。

往事幕幕在脑海闪过,她那双被风干陌挖下的双眸还会在眼前血淋淋的出现。

温子洛看着风干陌渐渐变了脸色,眸色如冰刀。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