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app看免费下载地址

时间过的真快,悠然都二十岁了。虽然还没有过生日,但是华夏人讲究过了年就是长了一岁了。

大家虽然一直说过了十八就成年了,但是总归感觉一个高中生的年纪还是小孩子。而二十岁,虽然好像没差几岁的样子,但是却给人的感觉是怎么说也二十岁了,就算是孩子也是个大孩子了,是可以再过一两年就结婚的年纪了。

而悠然每次过年,都会感慨一下,自己又老了一岁。女人是最怕年龄的增长的吧,岁月摧人老这是自然规律,但是每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有青春永驻,永远不老。

但是悠然感慨自己又老了一岁倒不是怕自己真的意义上老了,而是怕自己的心理年龄老的太快。

不过好在,这些年悠然扮演小孩子虽然有些吃力,但是长大了以后,很多问题就好解决多了。大概这也就是小朋友都希望自己能够早点长大,因为作为小孩子,很多时候你都是不被重视的,也有很多时候一个小孩子的举动太过成人化了之后是会引起人的怀疑的,这让悠然觉得还是快点变成成人的样子会比较方便。

整正长大了以后,悠然一算,妈呀她重生之前和之后的年纪加起来都中年了。所以不得不感慨一下了。不过她也就是心理感慨一下,当然不敢真的说出来,要是被妈妈和姥姥听到了估计是要挨骂的。

如果十几岁的孩子都是老了,那她们还怎么活啊,所以悠然还是乖乖的好了,不讨骂了。

今年是悠然在医学院学习的第四年了,本来本科学习应该是五年的,但是悠然在去年第三年的时候就因为成绩优异提前毕业被保送本院的研究生了,这次就成为了那两位研究生师兄们的直属学妹了。

虽然在学校里,师兄师妹不过就是个称呼,但是因为三个人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平时从来不在意师兄师妹关系的两位师兄逢人便说悠然是他们的师妹,在研究生部让大家多照顾照顾她,搞得悠然觉得这两个家伙似乎有点做的夸张了。

今年是悠然本科同学们的第四年的第二学期了,马上下班学期就要去实习了。未来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悠然看着这些同学心理也是无限的感慨。

虽然她已经提前升学了,但是还是和同学们在一个学校里,没有感觉到什么离别的愁绪,而现在不同了,大家再过不久就要离开学校了,有些人会被人到很远的地方,也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能如此相聚了。

又是一次分别,人生总是在相遇别离当中度过,每一次的相遇也许都是为了日后的分别而开始的。这就是人生。

青春欢乐美少女日系铁轨写真

悠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每一次这样的分别总是让人觉得会多少有些难过。这就是人长大了无奈吧。

悠然生日的前一周,齐娟突然来找悠然。

这几年齐娟一直都没有停了给悠然找麻烦的事情,不过都不是什么大事,悠然就根本没当作一回事。也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

而且每次她做的那些事情都没有成功,在学校里总是有大家帮着悠然将她的那些小算计给挡了回去,所以齐娟也算是在学校里人员差到了极点了,这马上就要走了,突然来找悠然,日那个悠然觉得有点纳闷。

悠然一直都没有把她当回事,并不是忘了这个人。而是觉得这样的小角色根本就和小丑差不多,让她自己一个人在那里上蹿下跳的也算是娱乐大众的,所以就留着她吧,对于这样的小喽罗,悠然并不打算将她撵走,毕竟悠然没打算让所有人都喜欢她。她又不是人人追捧的华夏币,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总有一天她自己会想明白,其实和悠然做对,而且还是那么拙劣的手段真的没有必要的。悠然从来和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人和人之间如果相差的距离并不大的情况之下,或许可以产生嫉妒心。相差的太多了,所谓的嫉妒是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的。悠然和齐娟根本就是不可能有互相影响的作用产生的,她这样一直盯着悠然不放,不过是不放过她自己罢了。

不过在这之前悠然也并没有多想关于这个女生的事情。当然了也是因为她之前也没有做过什么真的对悠然有实质性伤害的事情,一方面说明她还不够坏,另一方面也说明她的计划确实也不是什么好的计划,被人家一阻拦就没用了。

但是她今天突然来找悠然,让悠然觉得有些奇怪,搞不清楚这是在演那一出啊。

齐娟难得的对着悠然有了笑脸,她很诚恳的向悠然道歉了,说以前自己是年纪小不懂事,做了一下对悠然不利的事情,这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她想和悠然和解,而且她无意中得知悠然下周过生日,这个周末她打算请几个同学一起帮悠然庆祝生日,希望悠然能够不记前仇的参加自己特意为悠然准备的生日晚会。

齐娟的脸上带着忐忑不安,看起来似乎挺诚恳的,悠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个女生是真的长大懂事了,能够想通是一件好事,她就给了面子答应了。

悠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齐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不过,既然是生日晚会,就都是学校里的同学们参加,齐娟还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悠然那天不要带护卫了,不然大家可能没有办法玩的尽兴,毕竟悠然的那几个护卫虽然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长相,但是也会让人觉得不自在。

悠然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关系,就答应了,反正就是和同学出去玩,就像是在学校一样,没什么危险,不带他们就当给他们自由活动时间了。

齐娟对于悠然爽快的答应表现得有点激动,悠然觉得这姑娘大概是真的打算要和自己和解了吧,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再说了她从来就没有把她当作是敌人,既然她说要和解就和解吧。

到了周末的这一天,悠然被王轩送到了之前齐娟说的一个pub,这是一间主题酒吧,看起来环境还不错,齐娟选的地方还有那么点意思。

不过他们军校的学生平时是不允许到这种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的。但是这一次齐娟为了给悠然办一个生日宴会就把这里包了下来,这里就算是私人的地方了,同学们也不算是违反纪律了。

这一次齐娟邀请了不少人,有些悠然熟悉的,也有悠然不熟悉的,大多是他们年级的同学。

大家虽然都觉得齐娟突然对悠然示好有些奇怪,但是管她呢,估计也是因为要实习分配了,这齐娟想傍上悠然这棵大树分个好地方,别的不说,孟悠然可是认识欧阳家的人啊,在华夏的军中混,有了欧阳家的人当护身符,那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大概这齐娟也是想通了这一点才会想要和悠然和解的吧。

这齐娟家里也是有点钱的,所以平时才会傲的很,今天这么大手笔包下了pub就看得出来他们家里在钱这方面对这个女儿还是很大方的。

生日晚会安排的还是不错的,前面有乐队表演,后面就是舞会的感觉,虽然这是个pub,但是在齐娟之前的安排下,更像是宴会场所。

悠然在齐娟的劝酒之下,今天晚上也没少喝,到后面都有点昏昏沉沉的,她感觉自己是醉了,想要给王轩打电话过来接自己。

悠然在包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手机,最后没办法就让齐娟给王轩打电话说让他一会儿来接自己,然后就醉倒了。

同学们看着悠然似乎是醉了,就想送悠然回去,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也该散了,今天玩得都挺尽兴的。

姚哲走到悠然的身边想带悠然回去,结果齐娟说她已经给悠然的家里打电话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接她了,不用他送了。姚哲也没多想就说他也有点喝多了,坐在这里喝点茶等人把悠然接走他再回去。

齐娟听姚哲说要坐在这儿一起等接悠然的人来,神色闪了一下,不过姚哲确实今晚喝的有点多了没有注意到。

过了大概是来分钟样子,就有人来说是接悠然的,姚哲还奇怪这两个人怎么没见过啊,悠然平时身边的人他们都见过啊,不过对方说他们也是悠然的护卫,不过平时他们不跟在悠然的身边。今天因为悠然把身边的人都放假了,就剩下他们在家了,所以他们接到电话就过来了。

之后这两个人就把悠然带回去了。齐娟说她也有点头疼要回去了,今晚的消费都算在她身上,他们可以放心的玩。

姚哲有点头疼的看着悠然和齐娟前后脚走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把张睿他们叫过来,说要不一起跟着悠然回去看看,确定她安全到家里再说。

张睿他们听了姚哲的话纷纷点头,一个女孩子喝醉了总要确认一下她安全到家了,所以就都拿起外套追出去了。

出了pub,之前带走悠然的人已经不见了,姚哲他们问了一下门口的侍者说是没注意他们的车牌,但是好像那两个男人架着一个女孩后面跟着一个女孩一起走的。

齐娟和悠然一起走的?她们为什么会一起走?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