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yin梦网站

慕凌宸在冷风中站了好一会,寒风刺骨吹在脸上,凉飕飕的,浑身却是宛若一股火在燃烧,将他整个人燃沸腾了,情绪久久不能平息。

“主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暗一忍不住问,他跟随主子这么多年,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主子这样,还不如发飙的时候呢……

慕凌宸回神瞥了眼暗一,“去安排一下,本王要去一趟九王府。”

“爷,那只能等到天黑以后了,九王府现在密不透风被两位王爷守的很严实,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暗一如实回答。

慕凌宸眉头紧皱,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宣王和瑾王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善茬,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算计呢,慕凌宸有些着急了,在廊下不停地走动,恨不得立即飞奔去找宋婧问个清楚才好。

“现在守九王府的是哪位王爷?”慕凌宸似乎有了主意,暗一说是宣王,慕凌宸立即让暗一去准备了不少的药材,连秘制的金疮药都拿来了,慕凌宸大摇大摆的去了宣王府。

“宸王怎么来了?”宣王妃有些好奇,她南曜宸王可没有什么交集,不知为何宸王怎么就来了,不过想归想,毕竟上门是客身份又特殊,还是要让出门迎接。

“本王听说了前些日子的蹴鞠赛马,特带来了金疮药来找宣王,宣王人在何处?”

慕凌宸一本正经的说着,目光环视一圈似乎是在找宣王的影子。

宣王妃立即道,“宸王来的真不巧,我家王爷并不在府上,多谢宸王好意,等我家王爷回来我一定会转告的。”

“本王来找宣王还有很要紧的事,宣王如今人在何处?”慕凌宸一脸的凝重,唬的宣王妃还真的以为慕凌宸找宣王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立即转身对着丫鬟吩咐,“快去派人请王爷回来。”

“别了,本王找宣王有些事要说,但别耽搁了宣王办差,还是本王顺路去找宣王吧。”

短发美女圆润脸蛋黄色吊带裙白瓷肌肤露齿大笑图片

慕凌宸都这么说了,宣王妃也不好再反驳了,只好点点头,“我家王爷许是在九王府……”

话没说完呢,慕凌宸扔下药扭头就走了,头也不回的奔着就九王府而去。

九王府

宣王和赵曦面对面的坐着,桌子上只摆着一壶清茶,宣王也不介意,自顾自的倒起一杯清茶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眼眸一挑看向了对面的赵曦,“九王爷也是希望九王妃将来能有个安稳的生活吧,醉生梦死无药可医,况且九王爷之前还服用了禁药,又能护的住九王妃几时呢,今时不同往日,南曜三皇子对九王妃一往情深,九王爷何不成全了呢。”

赵曦紧紧抿着唇不语。

“你可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这种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九王妃从一出生到出嫁受尽委屈,好不容易有了靠山……罢了,此事不提也罢,总之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九王妃这个小女子总是无辜的。”

宣王苦口婆心的劝着,目光紧盯着赵曦的神色,“这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只是硬拖着对九王妃实在不公平。”

“不劳烦宣王费心,既当初已经选择了,就应该和本王荣辱与共,至于亏欠,下辈子再说吧。”赵曦神色淡然,不理会宣王的那一套,反过来问,“如若有一天,宣王和本王一样的处境,可否会如宣王说的那么做,给宣王妃重新找一个可靠的男人?”

宣王脸色一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宣王宁可掐死宣王妃都不会让宣王妃有这个机会背叛自己,但眼下此一时彼一时,“宣王妃已经是人老珠黄,本王和宣王妃已经二十年的感情了,岂能一起比较?”

“那也不见得,倘若真是如此宣王又该如何?”赵曦继续追问,目光淡然偶尔会瞥了天空,“宣王妃的年纪和岳母差不多,未必会不会有人惦记呢。”

宣王沉默了一会,才回,“自然和离,让宣王妃找一个依靠无忧无虑的过下半辈子,毕竟本王和宣王妃的感情摆在那里呢,本王明知前方死路一条又何必多拽着一个人陪葬呢。”

这话赵曦是不相信的,只不过眼下局势故意劝自己的罢了,赵曦笑了笑,“本王惭愧,远不如宣王这么大度。”

宣王脸色讪讪,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些时候主动放手给自己点颜面,总比被迫强,一样的结果,又何必咬着牙死撑着呢。”

赵曦眼眸挑起,看见了一个身影正在朝着这边赶来,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慕凌宸来的很快,恨不得插上翅膀飞来,终于赶来了九王府,一路闯入本来是要去直接找宋婧的,但是身边的那些侍卫实在太烦人了,无奈之下只好迂回来找宣王了。

“宸王?”宣王微微诧异,这个时候宸王怎么会来这里呢,不及多想,宣王立即站起身迎接。

“本王先去了一趟宣王府扑了空,这会子终于找到了。”听宸王的语气好像是有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急着要见宣王呢,宣王闻言立即要站起身,慕凌宸却是毫不客气的往凳子上一坐,赵曦立即笑眯眯的奉上一杯清茶,“宸王莫要客气,时辰也不早了不如用了粗茶淡饭再走?”

这话直接就说到了慕凌心坎上了,立即点点头,扭头看向了宣王,略有深意的说,“还不是轻飒这小子,整日在本王耳边叨唠个没完没了,这不是过来探探信么……”

宣王闻言立即打消了疑虑,冲着慕凌宸挑起一抹自以为懂了的笑意,“宸王阔别十几年再回京都城,已经是物是人非了,今儿既然聚齐了,那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喝一杯,九王爷,可别吝啬。”

赵曦也不客气,立即叫人去准备。

慕凌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心里惦记着的的是宋婧,紧张的两只手紧紧攥在一起,张张合合,偶尔会瞥了眼赵曦,眼眸不善,似乎是在埋怨赵曦没用,居然就这么被困住了。

“早就听说了九王府有一片桃林,底下埋藏着不少的珍酿,九王爷留着也是浪费,不如早点拿些出来招待招待。”慕凌宸倒是不客气的开口就指使赵曦。

赵曦点点头,立即让卫七去拿。

“宸王来得正好,方才本王还在劝九王爷呢,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又何必为了那些虚名将自己搭进去呢,九王爷到底是年轻气盛,一时想不开,三皇子文质彬彬身份尊贵,性子和善待人谦逊有礼,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呐。”

宣王冲着慕凌宸使了个眼色,慕凌宸眼眸挑起,“这倒是实话,既没那个本事守护着,又何必强抓在手中不放,怪就怪自己没那个本事。”

宣王嘴角微抽,这位宸王爷说话还真是不饶人,一点也不客气,就差没指着赵曦的鼻子说他是窝囊废了。

赵曦敛眉,“婧儿从小受尽委屈,性子单纯善良,要打婧儿主意的人太多了,婧儿在没有嫁给本王之前,惦记婧儿的人又有多少,可哪一个是真心的,后院养了多少女人,与其让婧儿一时脱离困境跳到另一火坑,倒不如给个痛快呢,起码婧儿在九王府,还没有人能够伤的了她,出了九王府的门,谁又能说得准呢。”

几句话就把慕凌宸噎回去了,这心都在滴血啊,怎么会有这么可怜的娃娃啊,太招人疼爱了。

慕轻飒是什么样子的人,慕凌宸心里跟明镜似的,未必就是多喜欢宋婧,一肚子的坏水,指不定是在背后有什么企图呢,身边的女人比起慕夙离来说是少了些。

这么一对比,慕凌宸看赵曦就顺眼多了,至少赵曦身边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而且宋婧手里还有一块免死金牌护着,只要不犯什么滔天大罪,谁也不能拿宋婧如何,只不过为何明丰帝执意要拆散这两个人,慕凌宸还有几分疑惑。

“九王爷多心了,三皇子看上去并不是那种人。”宣王还以为是赵曦松了口呢,连连保证替慕轻飒说好话,“何况太子殿下还是九王妃的义兄呢,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少也会照拂一二的,宸王,本王说的没错吧?”

慕凌宸眉头紧皱,瞥了眼宣王,“太子身边的女人太多了,挨个都怜香惜玉都抽不出身呢,珟矜不就是一个例子?”

宣王噎住了,这宸王究竟是来帮他的,还是来拆台的?

慕凌宸话锋一转,“他们两兄弟性子不同,轻飒若是真心对待一个人,不必看在谁的面子上,宣王最好不要将两个人弄混了。”

话落,宣王的脸色才缓和,不必听说,慕夙离和慕轻飒之间的关系也能看出来好坏,慕夙离对这个弟弟可是毫不留情的,私底下还不知道怎么竞争呢。

“宸王说的是……”

“不过九王爷当真不考虑一二吗,你若是放了人,本王一定会向明丰帝求情,又何必拖垮了一个妙龄少女的一辈子呢?”慕凌宸抬眸看向了赵曦,这话已经含有很大的诱惑了,“本王虽只是王爷,但在南曜说话也算举足轻重了,只要你点头,本王相信明丰帝会给本王这个面子的,如何?”

宣王也看向了赵曦。

赵曦嘴角扬起一抹坚定的笑意,处之淡然,“本王活了这么多年,自认是能够护的住妻子的。”

赵曦眼眸中透露出一抹霸气,很快收敛,但却极快的被慕凌宸捕捉,慕凌宸怔了下,顺着目光看去,忽然间看见了赵曦挂在腰间的一块玉佩,羊脂玉很普通,只是上面雕刻的花纹实在太过熟悉了,慕凌宸的瞳孔猛然一缩,差点将情绪泄露,所幸很快就收敛了。

宣王并没有察觉不妥,心里反而是嘲笑赵曦都这个地步了还这么狂妄自大,简直不知死活。

唯有慕凌宸听出话中的含义了,细细思索一番,连带着看赵曦的眼神都变了,陷入了沉思。

“酒来了……”宋婧亲自捧着酒缓缓走来,身后的画眉和芍药手里提着个食盒,摆上了几碟嫩绿的青菜,以及几个小炒都普通,没一个肉菜,宋婧脸上带着恬淡的微笑,嘴角微微上扬,穿着打扮也很随意,举手抬足中透着一股自信,眉宇间并没有忧愁,反而平静的就像是一汪湖水那般清澈平静。

慕凌宸越看宋婧心跳得就越快,这种觉太熟悉了,宋婧的两只耳朵上各有一个小孔,若不是仔细瞧根本就瞧不见,慕凌宸咽了咽嗓子,八成已经确定了宋婧的身份了。

慕家有很多子嗣中耳朵上都会这种标记,慕凌宸有,慕夙离也有,国师曾说这是聪慧的象征,怎么会这么巧……

“坐下吧。”赵曦让人替宋婧在凳子上铺了一件厚厚的毯子,宋婧乖巧的坐在了赵曦身边。

“九王妃的身子本就消瘦,怎么能日日吃这些呢,不像话!”宣王瞥了眼桌子上的菜,摇头叹息,“九王妃……”

“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点素菜还不错,味道不错。”慕凌宸一点也不嫌弃的拿着筷子就夹了起来放入嘴里,很自然,搭配着桃花娘别提多惬意了,“想当年本王带兵打仗的时候,能吃上这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别提多舒服了,被围困在大山里,就是树根也得当成香饽饽嚼,哪还有机会挑三拣四。”

宣王闻言略有几分尴尬,“男子倒没什么,可九王妃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么,哪里经受得了这个苦。”

慕凌宸抬眸看了眼宋婧,越看越喜欢,隐约还能从宋婧的脸上看见自己的轮廓,那眉眼怎么瞧怎么顺眼,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许久才回道,“这话也没错,九王妃身骄肉贵的就先回屋吧,可别吹着凉了,宣王的手下可得好好敲打敲打了,居然阳奉阴违,连九王府的份例也克扣。”

慕凌宸心里装着事,没了心思再和宣王周旋,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抹了抹嘴儿,“二位慢用,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宣王想解释都没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凌宸如风一样的离开了九王府,脸色气恼,顿时就没了胃口,这南曜皇室的人就没一个正常的,偏明丰帝千叮咛万嘱咐让人哄着这几位爷,真是憋屈!

对面的赵曦丝毫不受影响,自顾自的吃着菜品着酒,一脸的悠闲姿态,宣王瞧着心里就发堵。

“九王爷倒是闲情逸致。”

赵曦回眸看了看宣王,“那又能如何呢,再惨也不过如此了,正如宣王所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宣王哼了哼,忽然站起身,有一个侍卫匆匆赶来低声在宣王耳边说了些什么,宣王脸色微变,愣了许久然后冲着侍卫摆摆手,目光紧盯着赵曦,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就像有一只大手紧紧的拽着了几位王府,看不见又摸不着,但稍一不留死神就会将几位王府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

“宣王慢走不送。”

宣王哼了一声甩袖而去,就在刚才豫王府的一位庶子和瑾王世子都召见了太医,豫王府的庶子是着凉发热,将脑子烧坏了,已经变成了一个傻子了,瑾王世子则是办公务时被追杀,身受重伤,已经昏迷不醒,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呢。

一连几日三个王府子嗣遭了殃,赵肆是因为受了伤在家疗养才没有机会出门,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动手,宣王不自觉背脊一阵发凉,眼皮也跟着跳得厉害。